你的谎言

4.21

在本应该get some numbers和预习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又打开了facebook, 看到圈内各路牛鬼蛇神刷屏。比如形象已经有点油腻的任老师,即将跳槽的滤镜小公主季老师,刚刚跳槽的湾湾师兄张老师,被嘲讽只会用crowdsourcing做研究的俞老师

web red王老师怎么不发?因为他当然是发在微博并接受一堆吹捧了 哈哈

背景是昨天acl出了结果,做ap都要这么浮夸的吗;后来发现有的老师本就浮夸,即使已经不是ap;考虑到中天微被收购的时候同学们也要强行加戏,as if他们都和严老师很亲密,所以同行们要维持热度也很累呀

Daphne:我很希望看到Dan D, Dan R, Daniel, Danni co-author一篇文章…

尬吹老板太奇怪,但大嘴猴是一个很nice也很正直的科研工作者(也许下个星期就对我说I’m very disappointed,但作为老师他毫无黑点)我很喜欢那种“逼数自在人心”的价值观,上两个星期看alumni的毕业论文我还觉得,这致谢太过了吧;但现在我相信每一个学长是真心实意地认同老板

在三番碰到了哥大的Julia,老太太和蔼可亲:”You’re very lucky”;有一个session讨论为什么imposter syndrome在女孩子中这么常见;我想,因为你就是占了政治正确的便宜呀,自己什么水平难道心里没有逼数吗

于是就有一个政治不正确的观察:kathy的女学生都善于炒作,并且和我的老板(们)不get along

峰哥是波妮的学生,波妮是kathy的老板;我说峰哥你的学术辈分很高了,他却怀疑我facebook一千个好友是假的,是我买来的水军粉丝。。

挂科就像习惯性流产,事情还没开始就知道结果;但我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想着怎么安排世界杯期间的作息(真的很不友好呀,肯定到了五点比赛开始还没睡觉。。。)

4.24 could it be worse

让我躲起来吧

你的谎言

三月

3.25 Aal izz well

孙艺珍太美了吧ww

啊这个学期真是过不下去,但其实生活时时刻刻都过不下去;很多事情都经不起仔细一想,因为到那一步就只能垂头丧气地承认,一个弱鸡是没有资格说不care这种话的

我是烧香并戴很多串手链的主角本人,然而内心希望自己是desperado

但是都没用,这个时候我却有一种如释重负又excited的感觉(滑稽),因为很少考倒数第一,好像什么成就达成了一样

应该说我在过很好的生活,有很多要做的事,并且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评判标准,但是why don’t I come to my senses. 这好像是一个自我挣扎的loop,解决办法也很简单,有一百个机会但是我都错过了

啊怎么办看完所有fiction live版本还是很焦虑。很想再开上一次210或者I-10,在最快车道和最慢车道变来变去,老司机们开车都凶得很,可我却觉得非常放松,好像只是在玩游戏;在北加开车感觉也很好 很温和,除了公路和远处的山也没有什么其他风景了,就可以一只手放在车窗边上托着头想事情

三月

New Year’s Resolution

我开始写之前犹豫了一下,因为一如既往地欠着一百件事情,每件都没法再拖;但是这样下去就不存在可以写写东西的时候,更何况比惨只会显得滑稽,在大佬们看来就是“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又重新读到这段陈年金桔

The man who said “I’d rather be lucky than good” saw deeply into life. People are afraid to face how great a part of life is dependent on luck. It’s scary to think so much is out of one’s control. There are moments in a match when the ball hits the top of the net, and for a split second, it can either go forward or fall back. With a little luck, it goes forward, and you win. Or maybe it doesn’t, and you lose.

1. 第一条就很无聊,但现实在逼迫我正视自己,因为好牌已经打完了。学妹公众号在写“天未欲使从是也,吾辈必济”;我只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按照圈内好生们的意思,不配有情怀。以前我跟花花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然后学表用一样的话来劝慰我。我才知道当生活没有任何正反馈,你很难继续相信在做对的事;当然有些人会享受工作本身,但我现在连公款嫖娼都不存在了,只觉得My work f**ks me everyday.

2. 终于明白自己本质上很怂,却还时常有一种没在怕的错觉;其实我从变得很丧开始就已经不愿意面对现实,但逃避是最没用的办法。每次碰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想起我妈,想她会怎么做;她每天有一百次想把我的头剪掉,但是她从来不会有我被难倒了或者不行怂了这样的时候。我想我会觉得女孩子最好的品质是勇敢,也是来源于她;因此我终于知道自己成不了这样的人,只能每天对着自己的软弱愤怒但又无可奈何。

3. 不知道是读书到这个阶段变得矛盾,还是性格本就如此。比如我本不相信感同身受这回事,但是身边总是有人能理解我的struggle。比如我觉得人不应该因为水平能力的高低而有hierarchy,但又时常陷入天赋平庸的痛苦之中。比如我好像不是那种脸皮很薄的人,但是有些人我连问题都不想问(而宁愿接受主任五分钟表情包的轰炸,然后看他一秒做出答案)。这种心态是给自己加戏,因为实际上nobody cares

4. 也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但是not 21 any more。今年终于真正离开浙大了,这趟火车我坐过几十次,但这一次好像是把过去几年慢慢放进一个盒子里盖好。我在读去年写的东西,每句话都在打脸,却没有任何办法跳出这个循环。

5. 四月电影版真的是太难看了,一群做作的戏精,哇突然就得绝症站不起来,女主角可以说是山寨林依晨却毫无后者的灵气;我当时在飞机上赶上个学期就应该交的一个东西(结果到现在还没交。。而我答应老板明天给他 科科)程序在跑着,回家的时候已经基本看完了能看的,就选了这个片子;其实动画本身的剧情就很矫情,都是ost写得好;新年愿望就是去弹一下Hikaru Nara。。

New Year’s Resolution

十月

10.7

天哪 柯南剧场版都出了 今天一定要写点东西hhh

可能应该写一些研究领域的文章。。但这种东西总是你走在了某一个学科的前沿,写出来分享给后辈学习的;比如读书的时候好生们会做share总结归纳知识点,现在她们都成了大佬,可以说是从小就高下立见了

我虽然天天吐槽老板,比如Chris坐姿风骚给里给气,大嘴猴口音难懂要求又高,工作还比我勤奋一百倍;但真心实意地说,如果有一个大家都比较认可的“好老板”的标准,那我的两个老板早就远远超过了这个标准,更超过了what I deserve。。我现在只觉得同组的cohort怎么这么学表,而我连糊弄老板都不愿意,每次米特都是浪费彼此的时间,退学指日可待。。

trade-off就来了,我搬到废城这个腊鸡地方,比不上LA的一个零头;San Gabriel有一家改过很多次名字的川菜馆,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我们吃饭总要给邓皓学长放一副碗筷,每次都点蒜泥白肉,放的bgm凯哥都叫得出名字;现在想再吃一次,然后到大华买很多袋韩国海鲜面

工作的动力只能是不想对不住老师们一路的帮助和提携,读书这件事真是too good to be true;用毕业论文致谢那种肉麻的话来说,不管是缺了谁 我都不可能走到今天

其实毕业论文最矫情的在于前面还要专门空出一页写一句话:To XX
给家人当然是坠通常的说法,但是我爸妈根本不会在意我的论文有没有“献给他们”,given that他们也看不懂我为了拿到这个学位在瞎扯些什么hhh
I would say “to all the chocolate bars I consumed on the balcony”。。。

为什么会想这些,当然是因为我搬砖搬不动/作业写不出,还有我深深怀疑自己真的能走到写致谢的那一步吗。。

即便如此,如果有一天真的读不下去了(which is very likely),因为以前已经做过很多退学以后的假设,比如做uber司机,回效实做通用技术老师,给科学家同学们做秘书,我反倒觉得也不是那么穷途末路。。

说出来自己都不信,拉扎维写过一本模拟电路的课本,我现在每天要看一小节才去睡觉;啊 大三的时候cmos都差点挂了。。

可见初中课文说得好:“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11.4 月亮每天晚升起50分钟

这是我最近才知道的一个结论

一亩三分地有一个叫cxdsg的老弟(也有可能是女孩子?) 啊我真是好喜欢他说话 又生动又犀利,而且每句都是我exactly也那么想。。现在隔几个星期上一次论坛,就是为了看那个哥们新的回答。。

坐在街边看人是我诸多上不了台面的爱好之一,以前只有比如说出去玩,我走几步就要喊累,开始哈欠连天,于是随便找个bench坐下,我爹肯定要吃点东西,拿出橘子或者葡萄之类的,我去买一个冰激淋,把腿盘起来,两个人说一些有的没的

在浙大在Caltech可能是墨菲定律,或者就真的是我认识的人太多,没法实现

现在很好,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也没有认识更多人的趋势,每个星期都有几次会去街对面的餐车买饭,等的时候就可以坐在DRL前面的椅子上,想到再过十几分钟我又会坐在地下室的某张桌子前,好像每天就是消耗在起床-去星巴克买早饭-走进Levine-去食堂/餐车买饭-去gym-回家这样的daily routine里,而在学校的时间还要分配给上课米特和开各种会,总是很累却又什么都没做成;想到废城一如美国社会,分裂得厉害—比如DRL门前来来往往的还都是很preppy的姑娘小伙,有的刚从旁边Franklin出来,朝气蓬勃的;几条街外就全是肥胖的黑人,有的躺在地上,有的站着抽烟,一副我弱我有理的样子。。想到天气像跳楼机一样突然冷了,高中的时候学过故都的秋,未来不知还能不能维持一年回家一趟;想到工学院迷宫一样的建筑,但仔细回忆竟然也能画出每幢楼之间的路怎么走,可能是reinforcement learning的结果;想到上一次下馆子还是艾米莉大佬请我吃饭,天哪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阶级,但为了学VC dimension她还是和我坐到了一起;想到临走之前岳老师说要做super high impact的工作,但其实连灌水都很难;想到这学期两门是肯定要挂了,同样的课明年还要再学一次,大概cohort里面也只有我一个是这样—可是下学期又有那么多想上的课,我这个宁波老阿姨可以说是非常滑稽了

这时刮起了一阵妖风,把餐车的油烟味全吹了过来,bulgogi做好了。我提起袋子穿过马路,又投入到了无穷无尽的学习工作之中

12.12 冬天太冷,点不着火

想想和我同一届在做科研的同学,不管什么专业,我都是最腊鸡的,唉

过去的两三年不知道在干什么,好像睡了一觉,然后落在了所有人后面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我明明是一个非常平庸的人,却走进一个要讲天赋的圈子,那我当然是什么都没有,但这已经是我能做出最好的选择了—— 我可能是永远失去了在某个领域做得比较好的可能

我以为自己早就习惯做一个弱鸡,但是世界上偏偏有这么多不自量力的事情

而且记住工学院的建筑也和强化学习没有任何关系。。真的都白学了

12.15

In retrospect, 我既不能正视自己的无能,也没有办法改变他

再读一遍炼金术士吧,生活真的太惨了,且没有任何变好的迹象

十月

下半年

7.24 其实你是一幅画

大学再来一次我会多学一点数学,但还是要学电路

快要走了,整东西的时候发现我抽屉里竟然一直放着一本党章,十八大以后修订的,作为一枚五毛,我到今天还是一颗红心,一手准备

每次要开会facebook总是一波波地刷屏,最近大家都去夏威夷打卡了,过两个星期就是悉尼的ICML,中间还有一个SIGGRAPH,所有的人都在不停进步写纸给talk,哎真给自己添堵

这一年我几乎用了能想到的所有办法来对抗自身的懒惰,生活总是叫人突破预期,发现自己腊鸡的下限深不可测;我走到counseling center问怎么治疗拖延症,里面的姐姐建议去听workshop,我去了,然后在闭眼冥想的时候睡着了;还有努力保持一个十点到六点的作息,把自己从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的循环中救出来,后来确实做到了,北京时间十点睡;坚持写log写report,结果呢,和网传胡适日记差不多

这些可能是一个很明显的警告,说明我并不适合做研究,提醒以后的几年只会更糟;PhD最好的状态也许有两种,一种是你看他似乎永远不会为研究工作上的事情发愁,他可能每天发在哪里吃饭玩耍爬梯浪得飞起的照片,也可能带着宝宝陪着老公慢悠悠读一个学位,或者信佛信上帝,觉得工作上的任何进步都是福报,还可能是高富帅体验人生,有家族qì业作为back up;第二种就是我facebook上的大部分同行,还有像凯哥这种不用社交网络的学表,工作很勤奋也非常高产,人生天天正反馈

我猜我会是以上的补集,像刘慈欣小说里写的,把科学研究搞成公款嫖娼

7.8

睡不着看了一场中超,想到学妹当年给我模仿天津球迷骂国安傻逼的样子hhhh 哎 明年应该是没希望了,国家队踢得好的比赛我只能想起预选赛踢韩国卡塔尔和亚洲杯出线,但还是相信小伙子们会越来越好,总会等到的

说到逆转乌兹别克斯坦那场,真是扬眉吐气;当时我比较怂,在nhd下注,有国足的比赛肯定都是押国足赢,但是也不敢多投,只敢放几百,而我的本金有几万。。再说这也不是真的钱,多做几个种子就赚回来了;其实既是赌博就要有孤注一掷的决心,要是赌输了就如曾博所说“随着人工智能的泡沫一起毁灭”,听起来真有一种壮烈感

有一年热身赛被巴西灌了8个球,第二天上体育课,我那个时候学橄榄球,教课的钱锋老师其实是踢足球的,还痛心疾首批判一番;后来看橄榄球比赛那些球员层层叠叠团在一起,真是无法想象我怎么还学过这个东西。。。

一个队伍太好的时候往往最招黑,而一直好下去的就会变成传奇;C罗去年拿了欧洲杯,让我有一种功德圆满的敬佩。但更多的是好过一阵糊掉,“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真是人间惨剧——这里能比如的太多,单是八一队就让多少宁波球迷难过;体育比赛就是起起落落,轮流做做宇宙队。我想柯洁要是真的能统治一个时代,那这个时代落幕的时候大家也一定心甘情愿为他鼓鼓掌举高高

今天整理搬过的砖,能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今年做的,去年等于是什么结果都没有的情况下就去申请了,如果没去读PhD我可能现在就在一亩三分地发帖:还没找到工作,ICC靠谱吗。。。太惨

下半年

Happy birthday to 喳喳

6.21

Berkeley的AI组昨天开了一个博客,岳老师看见也想开,大家七嘴八舌纷纷表态 “BAIR有100多个人,我们学校做AI的加起来有20个吗 科科” “要不我们向MIT学习一个,专门找editor维护博客” “这类博客有些post很腊鸡的(举出Johns Hopkins的例子),我们不能写腊鸡文章让别人笑话” “不如我们搞一个播客,说总比写容易” “博客的受众是谁?如果是写给普通吃鸡群众看的,行文要低幼一点”。。。
最后Pietro钦定,博客这个东西很好,要资词;我们可以设置权限,弄成内参,一段时间以后看效果再决定是否开放;但是大家都说我自己的博客都没空写了,哪有空搞你的……

欢迎关注我的flickr hhh我把他当ins用

我最近在看白鹿原,里面那些吃面的镜头拍得真好,饿死我了。。

今天一个公众号(大概是个学弟或者学妹)说,在我妈偷偷关注之前最后发一篇hhh 好可爱,我爸妈都不要看我的博客。。他们只会钓鱼,昨天转发了一个什么朱清时的量子佛学,我没忍住马上表示一派胡言,然后发现草已经一点半了。。

家里这几位大人最喜欢算24点,我大姐在这方面也很牛逼,每次四张牌翻出来,我就看着他们几个争先恐后拍桌子,像玩德国心脏病一样;而且一般有人说算出的时候剩下的人都会get解法,只有我一脸懵逼“怎么算?”
不止24点,大家似乎都对棋牌游戏在行,这里说的打牌不是uno这种碰运气坑下家的,都是要动脑筋。。四人局斗地主我爸轮空的时候就会坐我旁边看牌,打完他总是要说,你应该先出这个,再出这个,那个最后再出,我反正是永远也看不出其中奥妙。。虽然弱鸡,我却很要打牌,有时候队友牛逼还可以carry一波,不一定输;但是五子棋我是真不想玩,水平实在太次。。然而大姐喜欢,小时候经常画一个棋盘来找我,我横竖是下不过,而且往往下到一半她突然说,你死了!我当然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左看右看不知道死在哪里。。
高中有一阵班里都在玩魔方,我也没有跟上风,因为实在是学不会。。又有一阵不知道谁发明的,教室里不能公开打扑克,就用计算器在1到15中间生成随机整数发牌打斗地主,圈内大家都知道我弱没人跟我组队了,但是我又要玩。。于是我们改打关牌,还要记分的,我总是逃不出全被关进。。一般我们设定一个上限,分数最先到上限的人朗读一条朱羽的人人状态。。。(而且朱羽也常常一起打牌。。
高中毕业以后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学过围棋,水平又是全班最差的,每天作业要求做题,一开始吃子题还勉强能做,到死活题每道都要看答案。。跟小学时候做奥数一样,没一个会做。。这个围棋班中间休息的时候放喜羊羊与灰太狼,我被迫看了两个月喜羊羊。。

可见但凡要计算的游戏我都死蟹一只。。

我经常玩的都是不用动脑筋的,比如扫雷,uno,飞行棋,中年妇女消消乐,捉乌龟🐢不知道别处流不流行(我其实只知道宁波话叫法。。),家里没人要玩这个,嫌低级。。只有外婆看我可怜陪我打,其实她也不要玩。。后来小妹长大一点会打牌了,我就跟她玩= = 现在想起来小妹真的是很好哄的,我只要帮她做几页口算训练就好了。。但是后来事情还是败露,因为我俩5的写法不一样。。

6.13

本站已经从第一篇文章9条评论的盛况【其中一条还是我的回复。。变成只有一个疑似我自己id的小号到处发马克的僵尸网站。。上半年即将过去,总结来说就是一事无成;离开学校的时间一拖再拖,最后我快要被赶出cats了还是没把砖搬完;一月份写的话全都应验了,不是画饼就是填烂坑,真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啥。。每星期的米特早就沦为一见面我就说“我没有进展,还需要更多时间搞这个那个”,Taehwan条件反射肯定会接一句that’s ok,然后为了缓解尴尬气氛摸出一块糖或者一根香蕉一包pretzel之类的问我要不要吃,我肯定说要吃,然后我们一边吃东西一边唠嗑

这个时候只能安慰自己功不唐捐,虽然终日碌碌根本就没有积下功德过;今年一定要去灵隐寺还愿了,当初说给申请烧香,其实我真心实意地拜了“成就姻缘”的牌子,可见连鬼怪神灵都帮不了我hhh

还要像文艺青年一样去旅行,我昨天跟侨侨说,都好久没旅行了,哇这话说出来真矫情;本科快毕业的时候大家突然都要去台湾,我身边就一直轮流有人在票圈发在海边公路骑着机车背景是蓝天白云,标准台湾旅游照;我爸爸也说要去,我批判一番,说不够fancy,我们应该尼泊尔什么的走一个【后来他真的去了。。。

但我毕竟是一个跟风狗,还是去办了通行证;不知怎的一直有同学来问我台湾玩了些什么求攻略,“跟团去的”这话一出逼格立刻下降90%,我再把行程一说,总要有人回应“什么你连垦丁/九份/花莲都没去”。。到今天我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去过哪些地方,只记得每天晚上打开电视周玉蔻都在和各种意见领袖撕逼,导游小弟把我们带进一个珠宝店,一个画着浓妆长得像燕公子的柜姐马上迎上来问我爸,先生这是你老婆吗

学校神庙俱乐部是我最后悔办的一个会员,一年累计的保护费够我吃几顿好的了,今天终于注销。。我爸念念不忘Ath的牛排,我觉得腊鸡得很,还没宁波王品好吃;可惜王品在国内高不成低不就的,只能经常派送免费用餐券,我有一年跟大姐去,吃完了请我们填调查问卷,一个问题是,您来我们餐厅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有一个选项“价格合理”hhh 我马上把这四个字大声念了出来,搞得服务员小哥非常尴尬。。

如公告所说,最近一直在哔站看各种各样的视频;我总感觉国内几个主流的社区,比如知乎豆瓣,也包括哔站,慢慢在形成一种政治正确,偏偏这种趋同的三观其实跟社会上大多数人是割裂的,这种空中楼阁真是药丸;几个月前朋友圈的姑娘们突然转起一个不想生孩子的妈妈被家里逼着生孩子,之后怎么对付婆家人的故事;咪蒙等几个流量大V又跳出来批判一番,我不太要看这种东西,都是十年前六六小说的套路,现在真是什么样的观点都能有市场,也是一个精分社会的小缩影

要想富,少看毛片多读书;我长时间不写东西,现在就真的不会写了。。想我去年这个时候,还去Dabney借了一本源氏物语,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跑步也不跑了,24小时都有可能睡着或者醒着,人也是文盲一个,太糟糕了

说回来国内的的气氛真是让人觉得excited,我在美国,每天走的路见的人做的事都是一样,除了年龄体重没有什么在增长变化的,好像日子可以永远这样过下去,连办公室空调的温度都是一年四季不会变。。这当然是因为我还在念书,不过美国人对公共事务的热情远不及国内网民,一个reddit这么难看的界面都火了十年,他们也只有这个了

回国就有一种世上已千年的感觉,比如错过一年房价就大涨了哪里就限购了,比如国内怎么永远有这么多热点话题和吃瓜群众,比如突然发现大家都在做投资,PEVC挂在嘴边【我以前以为VC要么是Visual C++,要么是维生素C。。。往小处讲,在国内同学的大新闻我一年没听就搞不清楚了,比如小伙和姑娘分手了,但是我连他们在一起过都不知道。。真是追不上数不过来;每次去玉泉之后都想写点东西,就是怀念大家围在一起生气勃勃,吵吵嚷嚷的感觉,按欢乐颂的话来说,叫烟火气,这词实在太装逼;作者大概是个美分,就差把安迪写成前朝公主或者皇室遗孤了

Happy birthday to 喳喳

一年

4.21 I recall something about your procrastination

这话是我第一个老板说的,老板早已看穿了一切。。他做的领域我现在只记得几个名词用来吹逼,但我真心实意地感谢他带我走进大门。。

人品可能都用在碰到好人上面,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我今天决定gap一天,不知不觉网站都开了一年,我根本不敢回想这一年自己到底有什么进展,因为答案显而易见就是没有;刚开始的时候花了不少冤枉钱,非常快活和非常忙就不会更新,我在美国目前为止还没有特别快活过。。但是写东西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最清醒,所以还是要继续养着网站

到现在都没分清楚Gakki和麻酱,好多国内男生的老婆都是她俩,我却一度以为她们是同一个人。。

我说实话,不太喜欢做什么个人网页,任何与self-selling相关的东西我都觉得非常awkward。。但现在为了入圈,暑假可能还是要写一个。。算了还是等有文章发表了再写,不然publication空着也是很尴尬的hhh 【其实只有一条pub也尴尬。。只能主页放一个기대해live凑凑版面了(别看mv,要看现场版,mv连个肩带都没的,什么鬼。。

关注了两个公知女神,赵丹喵和毛小毛,女孩子好像都喜欢把自己比作动物吗,🐱啊🐷啊之类的。。我作为🐸的粉丝,大概只能把昵称改为蛤小蛤。。人真是经不起出名的,特别是女孩子,稍稍火一点天涯豆瓣就要跟进,认识的人还要来扒皮,说她其实是个碧池

其实我每天都在gap。。

一年

三月

3.29

回顾填志愿的时候,我所有学校都填了文科专业,因为高中时候理科成绩实在是太差了,当时学下去的动力就是在想,到大学就再也不用学啦

我爸妈也说资词,其实他们都不关心。。觉得我高中够惨了,大学就开开心心的读个想读的专业吧

除了浙大,我填了北外,UIBE,中国政法,上外;

北外真的是dream school,当时没有放第一志愿,因为我怕不服从调剂可能会被直接退档;填了服从,万一被调剂到计算机系那不是搞笑吗

我怎么没想到去了还可以转专业的。。所以填了浙大

浙大呢,我最想学的是翻译,在人文大类里面,但是理科生不能填人文的;我就第一个填了社科。。结果分数不够,去了工科大类。。

其实一直到本科前两年,我还一直觉得是不是转个专业比较好,考试也考不过学表,自己也没兴趣;更糟糕的是,我可能当时心理调节能力比较差,或者说相比现在还要点脸,心里不好受的时候会想,怎么高中的时候成绩差了,到大学还要再来一遍,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就没有自己能做好的事情吗

好在我慢慢接受了自己是一个弱鸡,日子也就这样过下去了

如果问我今天有什么感想,一个是还好没有去社科,因为社科是要看脸的。。另一个是如果学了语言也做不成翻译(我不会讲英语),可能还是要转行到经管之类的,那么回到第一条

从走进紫金港的第一天,到今天几乎是必然的选择;人生阴差阳错多么奇妙,自己真的幸运

3.26

有一句话说“穷得要去开uber”。。结果他吗 要拿到绿卡才能合法开uber。。

下一场争取早起看小伙子们的比赛w 每次神棍都会被打脸,但是很高兴呀hhh

在看陆盈盈老师的人人,早年还分享一些诸如【12星座被轮X会说的话】。。【女朋友吵架的时候不用说话,直接按到墙上强吻她】(好羞耻hh

但是很多化工的同学说她现在push且mean已经变成标准女ap(可能是cornell版凯哥hh

我其实很理解,特别越厉害的老师,看到浙大这些腊鸡研究生,那不就跟岳老师看我一样吗

我觉得最幸福的还是做一个小米,国内的说法叫“实验室管家”,真是恰如其分hh 应该和朋友圈里的未来PI们早点说好,然后要是能呆在杭州开uber是坠好的,杭州的uber司机曾经教过我从小和山回老和山抄近路的方法,给我推荐过抢红包插件,吐槽傻逼乘客,问我怎么学习能考上一本。。

但是uber已经退出中国市场了,不知道滴滴打车现在还赚钱吗

唉,4月15号再来得晚一些吧,我真的选不出了

3.17

直到现在看心灵上的帖子,有一些同学会发自己差点退学或者真的退学的经历,我都觉得我和他们只有一线之隔,这条线可能就是运气吧。可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以后会不会因为研究做不出来被开除。。

再骂自己腊鸡也没用了,我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人家一年发八篇文章,我一篇文章拖一年。。

这样说肯定是格局太小,但我真是无法否认自己能力和智力都比较低下。。

岳老师写的鸡汤还挺安慰人:imposter’s syndrome runs rampant in academia. 我连学术圈的边都沾不上,但后面还有两句 and probably elsewhere as well. We’ve all been there.

后来醒悟,Imposter’s syndrome is a shelter only for people wins. 卢瑟根本没有资格这样说

唉你问我people wins是什么,就是人赢。。

3.9

还好我不是巴黎球迷 不然真的日了动物园。。对面顺便圈了一大批路人粉:有一个词叫冠军蜜,但是有一天flop了就比较尴尬;如果喜欢阿森纳,荷兰那种悲情的球队,成绩一差就难免陷入自我感动。。这不国足马上要踢韩国了,虽然是真的腊鸡,我主观上还是非常资词国家队的。。

又想到一件后悔的事,大四去荷兰看TU/e的伙伴们,本来要去看psv比赛的,结果看什么星光大道去了。。星光大道也挺好看,这些都是once in a lifetime的事情,很多人早就见过了最后一面

我的同学黄火鸡 最近被altera从nvidia挖走。。只能向大佬低头

nvidia也是坚定地大规模转做深度学习,这阵风气还被Ed批判一番,意思就是跟风狗都药丸。。我心里在想,我真的是没有一点情怀。。

麻痹,又赶不上ddl了;岳老师建议我们下一步用我的脸建模,我说可别,你去搞taehwan的脸,我跟别人skype都觉得非常awkward。。。如果用我的脸搞demo,我可能先train她说【我是傻逼】之类的话hhh

3.6 别忧愁聚散

 

我大姐唱歌是真的好听

“有段时间,research怎么也做不出来,非常绝望,总觉得自己要被导师开掉了。。。有天晚上骑车去上课,经过Green图书馆和main quad之间,暮色下Green和Quad灯火辉煌,庄严大气,鼻子一酸,觉得这么好的学校,自己却要呆不下去了,悲从中来,不能自抑。。。”

膝盖好疼:五六年前在人人上看到这篇文章,当时每一段都是当作故事读的;现在虽然我也不是斯坦福的学生,也没有说要被开除的担心,但是这种惶恐又难受的心情真是太能理解了

海边的曼彻斯特比La La Land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一个后悔的事情是早些年没有去新疆旅游,我记得小时候和我妈去甘肃,本来再到西边一点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俩还是直接回家了。然后现在这样没多久就要出一个爆炸案,频率比柯南还高,我就很理解李局说想去土耳其又没法去的心情

网上有一个很全的鄙视链帖子,第一个学科鄙视链我觉得他肯定写反了;设计啊艺术啊都是高贵的不行的专业,出国留学的同学能申请到文科phd,或者读一个文科major的有百分之十吗

都是牛逼又有钱的小朋友才去学的

生日可能是仅次于过年的不太联系的朋友之间一年一度问候聊天机会,挺好的;我的一部分读者借此机会刷了一下存在感,让我知道本站不是只有两个粉丝。。。。

三月

二月

2/20

木遥最近一篇写洛杉矶的文章写得真好,完全就是我的想法,但是我一句话也不会写

像我就只会说 LA是一个牛逼的城市

对的,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觉得永远充满希望;不像在东部,比如安娜堡啊,伊萨卡啊,波士顿啊,大半年在下雪,好多同学在那里说看看天气就觉得很压抑

我猜想生活可能在某个时刻开始能望到终点,在此之前都没有“过了这阵就好了”这一选项,只会有更多更难的事情在后面等着,而摸鱼作死都会留下伏笔,让我在后面栽更大的跟头

看留学记想到很久以前的一个念头,就是觉得应该要有一部电视剧来拍在美国留学的中国phd生活。。

干活的时候多听听苏维埃进行曲不知道效率能不能高一点,可是我只是一个投机者,真是糟糕

重新去听棋魂OST了,刚学围棋就知道自己完全玩不了这个,那还是六年前智商巅峰的时候;后来有一个对子说“琅琊榜首,阿尔法狗”,但是我根本看不懂棋谱,只能跟几个键盘侠一起黑黑柯洁。。我爸妈很好的一点就是喜欢动脑子,经常在群里讨论,据他们说是预防老年痴呆;我大概已经少年痴呆了

我可能还是那种比较迟钝的人,但是在一个地方呆久了,总是有一点感情,好像是某一段人生就跟那里联系在了一起

“我最终离开了洛杉矶和洛杉矶的一切”

2/14

我给今天苔原推送的文章配一首歌,linkin park的valentine’s day,高中的时候喜欢听,并且找来了琴谱

这个公众号写的东西虽然政治不正确,但很适合我这样的废柴抠脚大叔,迷之对路w 主创还是同行

一般我在弹琴的时候,我妈都在拖地;所以她听的最多

曲子只要不是太欢快,稍微加点踏板总能掩盖一些弹得差的缺陷,并且好像有环绕立体声的感觉 科科

我让她排序,是她听过的流行歌曲(我的祖国/浏阳河)>马克西姆/理查德克莱德曼>正经的小时候当作业弹的古典音乐>现代流行的钢琴曲(神秘园李闰珉之类的)>林肯公园绿日

我觉得古典音乐是坠好的,就是太难了,而我基础又没学好

刚才米特,第一百次陷入没有progress的循环,我打开日历跟Taehwan说,这些这些天我要去玩耍,他说没事的,等赶完icml死线就来帮你做;真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干点啥,可能去做自干五都不够专业吧

我总说自己宛如智障,特别是玩宝可梦狗的时候

结果我妹妹听到了接话,你可以把宛如去掉

啊 放一个互相击掌说yes的表情lol

看看三胖哥哥被暗杀的新闻,巴萨0比4输给了巴黎(我一百年没看足球,但是经提醒明年又有世界杯啦)

生活真是魔幻现实主义,要是能在死线之前强行变成学表就好了

2/5

有一个视频很火,可能已经过时了,是龙应台去香港大学演讲,然后全场一起唱了我的祖国一小段;后面问问题环节,一个男生说,“我的启蒙歌曲应该就是义勇军进行曲”,看得我只想掉眼泪。。想起高一的时候五月歌会我们班一起唱国际歌,后来刚去浙大,晚上自习完回蓝田,李局也会在路上唱国际歌

本来是很好的,但是龙应台后来马上写一篇文章,绵里藏针的嘲讽一下歌曲表达的爱国情怀。我开一下地图炮,真是典型台湾人鸡贼的性格

这首歌两个国母都有唱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宋祖英老师的版本w

2/4

我又要提老板,岳老师金句实在太多,他写东西也很好,我可以一直看下去。不像看别人的博客,英语写的我就要走神

他说,I kind of won academia lottery. 那我改一改,这里要用definitely,后面还有一句:That was just pure luck

现在我有了一些自由去选择未来几年想做的工作,而这自由完全是建立在几位大爷给我背书的基础上,(并且从结果来看就算不是hot glowing letter也一定是表态资词的),可以去做(其实现在就是在做)一些6666的东西。虽然又要读一个硕士,并且两年后要申请第三次Graduate School,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更好的了

坦诚地说,这两年不时会非常怀念收到第一个ad的那天,我记得是西北大学。第一个录取总是如释重负,并且未来还充满希望,做什么都可以,给人有无限可能的感觉。等真的开始读书搬砖就慢慢走进一个浪费时间-追悔莫及-拖延更加严重的循环。回想过去总是忍不住假设在某一段时间应该做这些事情,或者是后悔某一个时间节点的决定

那么考虑到自身水平,之后应该会有更多糟糕的艰难的时刻。可能未来会被打脸,那我也想好了,接受自己是弱鸡也不是那么难的

我理应写一个总结,或者感谢一大堆人之类的。可能过一阵子,也可能再也不会写了。总结总给人一种苦日子终于熬出头,发表获奖感言的感觉。但说实话,我自己啥都没做,全是身边的人尽力帮助+运气好,并且很多大佬看来这根本不值一提

只希望Stellar晚一点解散,还能跳更多好看的舞

二月

New Year’s Resolution

1.30

为了跟风,我关注了知识分子公众号。因为主创是饶毅老师,里面一般都是讲生物的东西,有时也写一些老一辈科学家轶事。今天又出了对撞机的推送,其实我之前听七七讲过,一个字也没听懂。。

真是佩服我身边的科学家们,想到马上要被全据,就永远也不可能去做一些cutting-edge的工作,以后装逼也装不起来了,还是很难过的。。

算了其实我找一个写“腊鸡代码”的位置也找不到,也没有办法回报给我写推荐信的大爷们,只能现在好好搬砖,不要再在死线之前像狗一样,不要毁掉手头的项目,让Taehwan觉得跟我这个傻逼合作过是一段黑历史。。

岳老师说:

When I’m working with undergrads, I often don’t get that much research output from them, but I nonetheless feel like it’s my responsibility to provide undergrads with an enriching research experience.

说实话我的research output应该是负的,但我已经是一个二年级graduate student了。。法克

最近听到一个新词叫左逼。。还发现厉害的浙大学姐是组里师兄的老婆,因缺斯汀w 但是学姐是希婆粉,我觉得很naïve。。lol

现在可能是川粉被打脸坠厉害的时候,我的facebook又爆炸了一次,一个阶层撕裂的社会太可怕。。我想美国要是呆不下去,我就到国内给我的科学家同学们做秘书,替他们挡掉一批批的套磁邮件,帮他们安排每天和哪些小朋友米特,组会的时候给大家点饿了么外卖w

1.20

“被彩虹合唱团的视频刷屏。大家都喊大快人心。唯独我没有共鸣。”这不是我吗lol

每年都有那么多农民工兄弟拖家带口骑摩托车回家,每次看新闻图片都觉得又感动又佩服。。勤劳勇敢的劳动人民才是我们国家真正的希望。我这样的废柴,唉,真的没有过过苦日子。

一个月前,有一天我吃完饭去外婆家。他们刚睡午觉,我一去把他们吵醒了,要是我妈肯定一堆起床气。。我就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跟外婆外公聊着天。外婆把手里的热水袋给我,阳光照进窗户,灰尘在空气中飞舞。我看着他们发呆,心里想读什么书呀,我也不去美国找工作了,就在这床上躺着吧,像二十年前一样。冷了会有热水袋,外公还会剥橘子给我吃。

还有一天,两个阿姨说要来我家吃饭,我马上拍手称快,说我要去买肯德基鹿晗代言的那个炸鸡桶。后来靖哥哥和小妹也都回来了,我们又买了家门口的泡椒牛蛙。。在华人区找找,估计也能找到吃泡椒牛蛙的店;炸鸡当然是有的,不比国内做得差。但过年对我来说,就是再收几封据信,忧心忡忡未来该怎么办。

再也不会有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好吃的菜一道接一道,怎么也吃不完。我开始剥一个大闸蟹,一边啃蟹脚一边跟大姐gossip。我爹肯定又要把我当成巨婴一样(事实上我就是)给我夹菜,好像我没有手lol 我说,这个虾头我不要吃,然后丢在他的碗里。

以前每次在家里无病呻吟,我爸都会说,没事啊,你就在家歇着。今年他还是这么说,可我真的没脸再混吃等死了。

去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直在等一个结果。比如说找到工作,有书读,能找到地方搬砖。好像这样就可以justify这两年没有在做无用功,就可以把所有因为偷懒拖延引发的愧疚感和像流水一样花掉的钱全都掩盖过去。

宋冬野唱道,你说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而我只觉得时间不够,一边急功近利,一边碌碌无为。

1.17

今天isp突然跟我说 因为你上个学期已经把毕业要求的课修完,你的项目在十二月就结束了。。但是你又在i20结束以后出境,所以无法申请opt

这也就是说如果没书读,我只能回国工作

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已经做好准备w 离开学校只是时间问题,因为我连身份都没了。。再多看几个女团的mv吧,说实话真不想走,还有太多事情没来得及做

1.8

这篇东西用岳老师的话来说,就是spending New Years making up some bullshit resolutions which I definitely won’t keep

我也是十年前开始写博客的,真是白云苍狗。。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年底都会大气磅礴地写一篇年度总结。。现在各路网红的总结林林总总,我经常黑的公众号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很拼地写一些生硬的段子,并自以为幽默其实令人尴尬的;还有一种是文科女生,一年出了几次国,分了几次手就发些作妖的矫情文字

我一方面想取关他们 另一方面却又喜欢看笑话。。

又要引用物理学家七七的话“她连量子力学都不懂,怎么能做女朋友?”这么直男的话都说得出来,竟然还有很多校友觉得骷闇是女的。。lol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北门送别艾维阿姨,我给她在古道茶舍的漂亮姐姐那里买了一个手抓饼。她一边吃一边叫我去Davis,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太弱鸡肯定去不了,还是别再浪费精力了

如今艾维阿姨是北美HCI圈内大V,并在可预见的未来内会成为,用一种时髦的说法,叫AI的弄潮儿。而我和当时一样还是一个前途未卜的穷学生,每天内心惶惑

两年前我也是刚刚申请完,不知道再过两天就会收到第一封据信。

知乎有一个回答,很好解释了为什么海外留学生会变得五毛:

因为很多留学党在国内实质上是特权阶层,跟农民工这种社会底层比起来,他们的父母都拥有一定社会地位和丰富的人际关系。因此他们在国内可以享受很多优越的条件,而这都是拜他们父母的人际关系和社会地位所赐。而他们国内痛恨政府,主要是教育的正义感刺激着他们。而当他们到了国外以后,他们怀念起祖国的好,只是因为他们无法把父母的社会关系一块儿带出国。而暂时失去特权的他们,冷静下来以后,所以很快就恢复了阶级本性。

这个回答藏在很多高票排名下面,我却觉得说得最有道理。还可以加一条:而他们国内痛恨政府,是因为总有人享受着更高更好的特权,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觉得自己很矛盾,一方面(说出来比较装逼),我还是很认同平权这样的普世价值;另一方面却又很喜欢看王小峰苔原之类的文章,其实他们写的东西都直男癌得不行。。

1. 这一年最快活的两段时间,当然是两次回国;我在美国的时候,永远都是觉得学习上的事情像幽灵一样甩不掉;但是在国内做什么都心安理得,什么都不做也是心安理得。

之前说要写一篇文章说本科,每次从玉泉回家就想写,到现在我觉得再也不会写了lol 期间当然有很多今天不值一提的烦恼,但简而言之“是美的,好的,可爱的”。再引用一个天哥的话(我的同学都写过好多金桔):命运的细线若即若离引人遐想。俗气地说每一个还在联系的同学都很难得,逐渐学到一个道理是人生的际遇自有安排,所以心里确实感激一直接受很多的帮助和支持。

2. 你的名字有一句影评说,不是摸了胸就要喜欢你的。。hhh 后面两个星期会有很多据信飞来,本来想说“雪片一般”,但一共也没那么多学校。。已经做好全被据的准备,但我还是觉得运气真的太好了。过年的时候想找地方搬砖,一直磨磨蹭蹭到四月份,结果一问岳老师他就答应了,没想到还有钱,更没想到还能写纸。[虽然没做果蝇,错失了这辈子唯一挂名伪科学的机会。。。]老爷爷也给我在UCLA找了一个他好机油的组,今年又推荐我去密歇根实习,但我不想做电路,放了鸽子。

诚实地说,我的能力,我做的工作完全配不上现在获得的资源。从我开始搬砖以后,再早一点,从我有任何研究经验开始,一路上都有好人在carry,各方面的条件都已经远远超过当初的预期。今年如果没能继续念书,只能是我的水平还不够一个phd的标准。

这样一看,真的没有任何遗憾了,反而觉得很幸运

3. 很多人问我来美国以后去哪里玩了。说来惭愧,没有去过拉斯维加斯/纽约/任何峡谷/任何国家公园,也从没有滑雪/坐游轮/打枪/坐直升机(事实上我都不会)。。。每一次出门都是因为有同学在目的地接待,而一放假就喜欢回国躺着。这样说起来好像是死宅属性,可我又觉得自己完全不是lol

4. 新学到一个道理,一切作死都是有成本的,这里已经不是说作业死线前多熬几次夜,而是事情在还有挽回余地的时候如果不抓住机会,搞砸了就是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失。如果说新的一年有什么要求,就是要更加坦诚地审视自己,尽管很难。我完全不是一个自律的人,和完美主义也沾不上边,所以很多缺点知道存在明显也没有勇气和毅力去改正。但糟糕的并不在这里,而是很多时候我以为在自省,其实却下意识为自己找开脱的借口。

5. 总感觉想做的事情太多,而时间太少,但说到底是自己效率低下的毛病。四个月的期限一下子变成两个月了,而我自然是什么都没做lol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害怕和抵触开学,但是又不知道还要念几年的书(hopefully)这真奇怪hh

这一篇没有任何干货的新年愿望清单就要结束了,最后把我们群里主任改编的贺诗人解说词再抄一遍:搬砖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有时,我可能一块砖掉了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搬了很久的砖。。

New Year’s Res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