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ear’s Resolution

1.30

为了跟风,我关注了知识分子公众号。因为主创是饶毅老师,里面一般都是讲生物的东西,有时也写一些老一辈科学家轶事。今天又出了对撞机的推送,其实我之前听七七讲过,一个字也没听懂。。

真是佩服我身边的科学家们,想到马上要被全据,就永远也不可能去做一些cutting-edge的工作,以后装逼也装不起来了,还是很难过的。。

算了其实我找一个写“腊鸡代码”的位置也找不到,也没有办法回报给我写推荐信的大爷们,只能现在好好搬砖,不要再在死线之前像狗一样,不要毁掉手头的项目,让Taehwan觉得跟我这个傻逼合作过是一段黑历史。。

岳老师说:

When I’m working with undergrads, I often don’t get that much research output from them, but I nonetheless feel like it’s my responsibility to provide undergrads with an enriching research experience.

说实话我的research output应该是负的,但我已经是一个二年级graduate student了。。法克

最近听到一个新词叫左逼。。还发现厉害的浙大学姐是组里师兄的老婆,因缺斯汀w 但是学姐是希婆粉,我觉得很naïve。。lol

现在可能是川粉被打脸坠厉害的时候,我的facebook又爆炸了一次,一个阶层撕裂的社会太可怕。。我想美国要是呆不下去,我就到国内给我的科学家同学们做秘书,替他们挡掉一批批的套磁邮件,帮他们安排每天和哪些小朋友米特,组会的时候给大家点饿了么外卖w

1.20

“被彩虹合唱团的视频刷屏。大家都喊大快人心。唯独我没有共鸣。”这不是我吗lol

每年都有那么多农民工兄弟拖家带口骑摩托车回家,每次看新闻图片都觉得又感动又佩服。。勤劳勇敢的劳动人民才是我们国家真正的希望。我这样的废柴,唉,真的没有过过苦日子。

一个月前,有一天我吃完饭去外婆家。他们刚睡午觉,我一去把他们吵醒了,要是我妈肯定一堆起床气。。我就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跟外婆外公聊着天。外婆把手里的热水袋给我,阳光照进窗户,灰尘在空气中飞舞。我看着他们发呆,心里想读什么书呀,我也不去美国找工作了,就在这床上躺着吧,像二十年前一样。冷了会有热水袋,外公还会剥橘子给我吃。

还有一天,两个阿姨说要来我家吃饭,我马上拍手称快,说我要去买肯德基鹿晗代言的那个炸鸡桶。后来靖哥哥和小妹也都回来了,我们又买了家门口的泡椒牛蛙。。在华人区找找,估计也能找到吃泡椒牛蛙的店;炸鸡当然是有的,不比国内做得差。但过年对我来说,就是再收几封据信,忧心忡忡未来该怎么办。

再也不会有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好吃的菜一道接一道,怎么也吃不完。我开始剥一个大闸蟹,一边啃蟹脚一边跟大姐gossip。我爹肯定又要把我当成巨婴一样(事实上我就是)给我夹菜,好像我没有手lol 我说,这个虾头我不要吃,然后丢在他的碗里。

以前每次在家里无病呻吟,我爸都会说,没事啊,你就在家歇着。今年他还是这么说,可我真的没脸再混吃等死了。

去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直在等一个结果。比如说找到工作,有书读,能找到地方搬砖。好像这样就可以justify这两年没有在做无用功,就可以把所有因为偷懒拖延引发的愧疚感和像流水一样花掉的钱全都掩盖过去。

宋冬野唱道,你说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而我只觉得时间不够,一边急功近利,一边碌碌无为。

1.17

今天isp突然跟我说 因为你上个学期已经把毕业要求的课修完,你的项目在十二月就结束了。。但是你又在i20结束以后出境,所以无法申请opt

这也就是说如果没书读,我只能回国工作

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已经做好准备w 离开学校只是时间问题,因为我连身份都没了。。再多看几个女团的mv吧,说实话真不想走,还有太多事情没来得及做

1.8

这篇东西用岳老师的话来说,就是spending New Years making up some bullshit resolutions which I definitely won’t keep

我也是十年前开始写博客的,真是白云苍狗。。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年底都会大气磅礴地写一篇年度总结。。现在各路网红的总结林林总总,我经常黑的公众号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很拼地写一些生硬的段子,并自以为幽默其实令人尴尬的;还有一种是文科女生,一年出了几次国,分了几次手就发些作妖的矫情文字

我一方面想取关他们 另一方面却又喜欢看笑话。。

又要引用物理学家七七的话“她连量子力学都不懂,怎么能做女朋友?”这么直男的话都说得出来,竟然还有很多校友觉得骷闇是女的。。lol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北门送别艾维阿姨,我给她在古道茶舍的漂亮姐姐那里买了一个手抓饼。她一边吃一边叫我去Davis,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太弱鸡肯定去不了,还是别再浪费精力了

如今艾维阿姨是北美HCI圈内大V,并在可预见的未来内会成为,用一种时髦的说法,叫AI的弄潮儿。而我和当时一样还是一个前途未卜的穷学生,每天内心惶惑

两年前我也是刚刚申请完,不知道再过两天就会收到第一封据信。

知乎有一个回答,很好解释了为什么海外留学生会变得五毛:

因为很多留学党在国内实质上是特权阶层,跟农民工这种社会底层比起来,他们的父母都拥有一定社会地位和丰富的人际关系。因此他们在国内可以享受很多优越的条件,而这都是拜他们父母的人际关系和社会地位所赐。而他们国内痛恨政府,主要是教育的正义感刺激着他们。而当他们到了国外以后,他们怀念起祖国的好,只是因为他们无法把父母的社会关系一块儿带出国。而暂时失去特权的他们,冷静下来以后,所以很快就恢复了阶级本性。

这个回答藏在很多高票排名下面,我却觉得说得最有道理。还可以加一条:而他们国内痛恨政府,是因为总有人享受着更高更好的特权,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觉得自己很矛盾,一方面(说出来比较装逼),我还是很认同平权这样的普世价值;另一方面却又很喜欢看王小峰苔原之类的文章,其实他们写的东西都直男癌得不行。。

1. 这一年最快活的两段时间,当然是两次回国;我在美国的时候,永远都是觉得学习上的事情像幽灵一样甩不掉;但是在国内做什么都心安理得,什么都不做也是心安理得。

之前说要写一篇文章说本科,每次从玉泉回家就想写,到现在我觉得再也不会写了lol 期间当然有很多今天不值一提的烦恼,但简而言之“是美的,好的,可爱的”。再引用一个天哥的话(我的同学都写过好多金桔):命运的细线若即若离引人遐想。俗气地说每一个还在联系的同学都很难得,逐渐学到一个道理是人生的际遇自有安排,所以心里确实感激一直接受很多的帮助和支持。

2. 你的名字有一句影评说,不是摸了胸就要喜欢你的。。hhh 后面两个星期会有很多据信飞来,本来想说“雪片一般”,但一共也没那么多学校。。已经做好全被据的准备,但我还是觉得运气真的太好了。过年的时候想找地方搬砖,一直磨磨蹭蹭到四月份,结果一问岳老师他就答应了,没想到还有钱,更没想到还能写纸。[虽然没做果蝇,错失了这辈子唯一挂名伪科学的机会。。。]老爷爷也给我在UCLA找了一个他好机油的组,今年又推荐我去密歇根实习,但我不想做电路,放了鸽子。

诚实地说,我的能力,我做的工作完全配不上现在获得的资源。从我开始搬砖以后,再早一点,从我有任何研究经验开始,一路上都有好人在carry,各方面的条件都已经远远超过当初的预期。今年如果没能继续念书,只能是我的水平还不够一个phd的标准。

这样一看,真的没有任何遗憾了,反而觉得很幸运

3. 很多人问我来美国以后去哪里玩了。说来惭愧,没有去过拉斯维加斯/纽约/任何峡谷/任何国家公园,也从没有滑雪/坐游轮/打枪/坐直升机(事实上我都不会)。。。每一次出门都是因为有同学在目的地接待,而一放假就喜欢回国躺着。这样说起来好像是死宅属性,可我又觉得自己完全不是lol

4. 新学到一个道理,一切作死都是有成本的,这里已经不是说作业死线前多熬几次夜,而是事情在还有挽回余地的时候如果不抓住机会,搞砸了就是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失。如果说新的一年有什么要求,就是要更加坦诚地审视自己,尽管很难。我完全不是一个自律的人,和完美主义也沾不上边,所以很多缺点知道存在明显也没有勇气和毅力去改正。但糟糕的并不在这里,而是很多时候我以为在自省,其实却下意识为自己找开脱的借口。

5. 总感觉想做的事情太多,而时间太少,但说到底是自己效率低下的毛病。四个月的期限一下子变成两个月了,而我自然是什么都没做lol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害怕和抵触开学,但是又不知道还要念几年的书(hopefully)这真奇怪hh

这一篇没有任何干货的新年愿望清单就要结束了,最后把我们群里主任改编的贺诗人解说词再抄一遍:搬砖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有时,我可能一块砖掉了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搬了很久的砖。。

New Year’s Res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