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0.7

天哪 柯南剧场版都出了 今天一定要写点东西hhh

可能应该写一些研究领域的文章。。但这种东西总是你走在了某一个学科的前沿,写出来分享给后辈学习的;比如读书的时候好生们会做share总结归纳知识点,现在她们都成了大佬,可以说是从小就高下立见了

我虽然天天吐槽老板,比如Chris坐姿风骚给里给气,大嘴猴口音难懂要求又高,工作还比我勤奋一百倍;但真心实意地说,如果有一个大家都比较认可的“好老板”的标准,那我的两个老板早就远远超过了这个标准,更超过了what I deserve。。我现在只觉得同组的cohort怎么这么学表,而我连糊弄老板都不愿意,每次米特都是浪费彼此的时间,退学指日可待。。

trade-off就来了,我搬到废城这个腊鸡地方,比不上LA的一个零头;San Gabriel有一家改过很多次名字的川菜馆,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我们吃饭总要给邓皓学长放一副碗筷,每次都点蒜泥白肉,放的bgm凯哥都叫得出名字;现在想再吃一次,然后到大华买很多袋韩国海鲜面

工作的动力只能是不想对不住老师们一路的帮助和提携,读书这件事真是too good to be true;用毕业论文致谢那种肉麻的话来说,不管是缺了谁 我都不可能走到今天

其实毕业论文最矫情的在于前面还要专门空出一页写一句话:To XX
给家人当然是坠通常的说法,但是我爸妈根本不会在意我的论文有没有“献给他们”,given that他们也看不懂我为了拿到这个学位在瞎扯些什么hhh
I would say “to all the chocolate bars I consumed on the balcony”。。。

为什么会想这些,当然是因为我搬砖搬不动/作业写不出,还有我深深怀疑自己真的能走到写致谢的那一步吗。。

即便如此,如果有一天真的读不下去了(which is very likely),因为以前已经做过很多退学以后的假设,比如做uber司机,回效实做通用技术老师,给科学家同学们做秘书,我反倒觉得也不是那么穷途末路。。

说出来自己都不信,拉扎维写过一本模拟电路的课本,我现在每天要看一小节才去睡觉;啊 大三的时候cmos都差点挂了。。

可见初中课文说得好:“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11.4 月亮每天晚升起50分钟

这是我最近才知道的一个结论

一亩三分地有一个叫cxdsg的老弟(也有可能是女孩子?) 啊我真是好喜欢他说话 又生动又犀利,而且每句都是我exactly也那么想。。现在隔几个星期上一次论坛,就是为了看那个哥们新的回答。。

坐在街边看人是我诸多上不了台面的爱好之一,以前只有比如说出去玩,我走几步就要喊累,开始哈欠连天,于是随便找个bench坐下,我爹肯定要吃点东西,拿出橘子或者葡萄之类的,我去买一个冰激淋,把腿盘起来,两个人说一些有的没的

在浙大在Caltech可能是墨菲定律,或者就真的是我认识的人太多,没法实现

现在很好,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也没有认识更多人的趋势,每个星期都有几次会去街对面的餐车买饭,等的时候就可以坐在DRL前面的椅子上,想到再过十几分钟我又会坐在地下室的某张桌子前,好像每天就是消耗在起床-去星巴克买早饭-走进Levine-去食堂/餐车买饭-去gym-回家这样的daily routine里,而在学校的时间还要分配给上课米特和开各种会,总是很累却又什么都没做成;想到废城一如美国社会,分裂得厉害—比如DRL门前来来往往的还都是很preppy的姑娘小伙,有的刚从旁边Franklin出来,朝气蓬勃的;几条街外就全是肥胖的黑人,有的躺在地上,有的站着抽烟,一副我弱我有理的样子。。想到天气像跳楼机一样突然冷了,高中的时候学过故都的秋,未来不知还能不能维持一年回家一趟;想到工学院迷宫一样的建筑,但仔细回忆竟然也能画出每幢楼之间的路怎么走,可能是reinforcement learning的结果;想到上一次下馆子还是艾米莉大佬请我吃饭,天哪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阶级,但为了学VC dimension她还是和我坐到了一起;想到临走之前岳老师说要做super high impact的工作,但其实连灌水都很难;想到这学期两门是肯定要挂了,同样的课明年还要再学一次,大概cohort里面也只有我一个是这样—可是下学期又有那么多想上的课,我这个宁波老阿姨可以说是非常滑稽了

这时刮起了一阵妖风,把餐车的油烟味全吹了过来,bulgogi做好了。我提起袋子穿过马路,又投入到了无穷无尽的学习工作之中

12.12 冬天太冷,点不着火

想想和我同一届在做科研的同学,不管什么专业,我都是最腊鸡的,唉

过去的两三年不知道在干什么,好像睡了一觉,然后落在了所有人后面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我明明是一个非常平庸的人,却走进一个要讲天赋的圈子,那我当然是什么都没有,但这已经是我能做出最好的选择了—— 我可能是永远失去了在某个领域做得比较好的可能

我以为自己早就习惯做一个弱鸡,但是世界上偏偏有这么多不自量力的事情

而且记住工学院的建筑也和强化学习没有任何关系。。真的都白学了

12.15

In retrospect, 我既不能正视自己的无能,也没有办法改变他

再读一遍炼金术士吧,生活真的太惨了,且没有任何变好的迹象

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