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

今天也是lick student sister的一天

PhD真是一片净土,有品德和水平都很高的好老师,也可以做有意思的东西并且不用担心钞票

等到毕业就要慢慢发现academia的婊子本质

我不得不说克里斯是很牛逼的,身上有很多白左宣扬的那些好品质,且看不到白左的半分虚伪

老板现在是什么状况呢

评tenure的时候从天而降好几盆脏水,从此以后funding再也申不到了

过去一年省着钱哪里开会都不去,只参加金主meeting,然而还是NSF DARPA全凉

隔壁办公室的同事钱多到用不完,好学生都想跟他,留一个最弱鸡的给我做人情

自己的学生生病的生病,补基础的补基础,从cv转来一个看起来蛮厉害的投奔我 结果都第四年了research进展没有 却一会儿要去google intern,一会儿要去波士顿remote;还有一个连prelim都过不了的,整个学期用我grant的钱搞暑假实习那点破东西,并且毫无产出,我却还要给她付工资

到头来真干活的学生只有两个,publication都要靠手底下的master和别人的学生

UW的史密斯老师,UMD的好倒霉老师,CMU的牛逼哥,当年我怒拒CMU offer的时候,哪个不是被我碾压?现在他们生源比我好一百倍,顶会大小奖要啥有啥,我却连招新学生和出国开会的钱都没了

——————————————————————————————————————————————

这样的情况下,老板还能对我有无限的耐心和鼓励,给大家介绍好的实习,对所有人nice,和他光景好的时候并无不同;我也许和克里斯在做研究上的理念完全相反,但我确实喜欢他的为人

相信老板一定能渡过现在的难关,希望我能帮到他,而不是做一个拖油瓶

1.31

最近又知道了几个小粉丝w

我想推荐Daniel Seitan的博客和 How to know when to quit your PhD

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