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3.29

回顾填志愿的时候,我所有学校都填了文科专业,因为高中时候理科成绩实在是太差了,当时学下去的动力就是在想,到大学就再也不用学啦

我爸妈也说资词,其实他们都不关心。。觉得我高中够惨了,大学就开开心心的读个想读的专业吧

除了浙大,我填了北外,UIBE,中国政法,上外;

北外真的是dream school,当时没有放第一志愿,因为我怕不服从调剂可能会被直接退档;填了服从,万一被调剂到计算机系那不是搞笑吗

我怎么没想到去了还可以转专业的。。所以填了浙大

浙大呢,我最想学的是翻译,在人文大类里面,但是理科生不能填人文的;我就第一个填了社科。。结果分数不够,去了工科大类。。

其实一直到本科前两年,我还一直觉得是不是转个专业比较好,考试也考不过学表,自己也没兴趣;更糟糕的是,我可能当时心理调节能力比较差,或者说相比现在还要点脸,心里不好受的时候会想,怎么高中的时候成绩差了,到大学还要再来一遍,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就没有自己能做好的事情吗

好在我慢慢接受了自己是一个弱鸡,日子也就这样过下去了

如果问我今天有什么感想,一个是还好没有去社科,因为社科是要看脸的。。另一个是如果学了语言也做不成翻译(我不会讲英语),可能还是要转行到经管之类的,那么回到第一条

从走进紫金港的第一天,到今天几乎是必然的选择;人生阴差阳错多么奇妙,自己真的幸运

3.26

有一句话说“穷得要去开uber”。。结果他吗 要拿到绿卡才能合法开uber。。

下一场争取早起看小伙子们的比赛w 每次神棍都会被打脸,但是很高兴呀hhh

在看陆盈盈老师的人人,早年还分享一些诸如【12星座被轮X会说的话】。。【女朋友吵架的时候不用说话,直接按到墙上强吻她】(好羞耻hh

但是很多化工的同学说她现在push且mean已经变成标准女ap(可能是cornell版凯哥hh

我其实很理解,特别越厉害的老师,看到浙大这些腊鸡研究生,那不就跟岳老师看我一样吗

我觉得最幸福的还是做一个小米,国内的说法叫“实验室管家”,真是恰如其分hh 应该和朋友圈里的未来PI们早点说好,然后要是能呆在杭州开uber是坠好的,杭州的uber司机曾经教过我从小和山回老和山抄近路的方法,给我推荐过抢红包插件,吐槽傻逼乘客,问我怎么学习能考上一本。。

但是uber已经退出中国市场了,不知道滴滴打车现在还赚钱吗

唉,4月15号再来得晚一些吧,我真的选不出了

3.17

直到现在看心灵上的帖子,有一些同学会发自己差点退学或者真的退学的经历,我都觉得我和他们只有一线之隔,这条线可能就是运气吧。可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以后会不会因为研究做不出来被开除。。

再骂自己腊鸡也没用了,我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人家一年发八篇文章,我一篇文章拖一年。。

这样说肯定是格局太小,但我真是无法否认自己能力和智力都比较低下。。

岳老师写的鸡汤还挺安慰人:imposter’s syndrome runs rampant in academia. 我连学术圈的边都沾不上,但后面还有两句 and probably elsewhere as well. We’ve all been there.

后来醒悟,Imposter’s syndrome is a shelter only for people wins. 卢瑟根本没有资格这样说

唉你问我people wins是什么,就是人赢。。

3.9

还好我不是巴黎球迷 不然真的日了动物园。。对面顺便圈了一大批路人粉:有一个词叫冠军蜜,但是有一天flop了就比较尴尬;如果喜欢阿森纳,荷兰那种悲情的球队,成绩一差就难免陷入自我感动。。这不国足马上要踢韩国了,虽然是真的腊鸡,我主观上还是非常资词国家队的。。

又想到一件后悔的事,大四去荷兰看TU/e的伙伴们,本来要去看psv比赛的,结果看什么星光大道去了。。星光大道也挺好看,这些都是once in a lifetime的事情,很多人早就见过了最后一面

我的同学黄火鸡 最近被altera从nvidia挖走。。只能向大佬低头

nvidia也是坚定地大规模转做深度学习,这阵风气还被Ed批判一番,意思就是跟风狗都药丸。。我心里在想,我真的是没有一点情怀。。

麻痹,又赶不上ddl了;岳老师建议我们下一步用我的脸建模,我说可别,你去搞taehwan的脸,我跟别人skype都觉得非常awkward。。。如果用我的脸搞demo,我可能先train她说【我是傻逼】之类的话hhh

3.6 别忧愁聚散

 

我大姐唱歌是真的好听

“有段时间,research怎么也做不出来,非常绝望,总觉得自己要被导师开掉了。。。有天晚上骑车去上课,经过Green图书馆和main quad之间,暮色下Green和Quad灯火辉煌,庄严大气,鼻子一酸,觉得这么好的学校,自己却要呆不下去了,悲从中来,不能自抑。。。”

膝盖好疼:五六年前在人人上看到这篇文章,当时每一段都是当作故事读的;现在虽然我也不是斯坦福的学生,也没有说要被开除的担心,但是这种惶恐又难受的心情真是太能理解了

海边的曼彻斯特比La La Land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一个后悔的事情是早些年没有去新疆旅游,我记得小时候和我妈去甘肃,本来再到西边一点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俩还是直接回家了。然后现在这样没多久就要出一个爆炸案,频率比柯南还高,我就很理解李局说想去土耳其又没法去的心情

网上有一个很全的鄙视链帖子,第一个学科鄙视链我觉得他肯定写反了;设计啊艺术啊都是高贵的不行的专业,出国留学的同学能申请到文科phd,或者读一个文科major的有百分之十吗

都是牛逼又有钱的小朋友才去学的

生日可能是仅次于过年的不太联系的朋友之间一年一度问候聊天机会,挺好的;我的一部分读者借此机会刷了一下存在感,让我知道本站不是只有两个粉丝。。。。

三月

一个有关“三月”的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