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birthday to 喳喳

6.21

Berkeley的AI组昨天开了一个博客,岳老师看见也想开,大家七嘴八舌纷纷表态 “BAIR有100多个人,我们学校做AI的加起来有20个吗 科科” “要不我们向MIT学习一个,专门找editor维护博客” “这类博客有些post很腊鸡的(举出Johns Hopkins的例子),我们不能写腊鸡文章让别人笑话” “不如我们搞一个播客,说总比写容易” “博客的受众是谁?如果是写给普通吃鸡群众看的,行文要低幼一点”。。。
最后Pietro钦定,博客这个东西很好,要资词;我们可以设置权限,弄成内参,一段时间以后看效果再决定是否开放;但是大家都说我自己的博客都没空写了,哪有空搞你的……

欢迎关注我的flickr hhh我把他当ins用

我最近在看白鹿原,里面那些吃面的镜头拍得真好,饿死我了。。

今天一个公众号(大概是个学弟或者学妹)说,在我妈偷偷关注之前最后发一篇hhh 好可爱,我爸妈都不要看我的博客。。他们只会钓鱼,昨天转发了一个什么朱清时的量子佛学,我没忍住马上表示一派胡言,然后发现草已经一点半了。。

家里这几位大人最喜欢算24点,我大姐在这方面也很牛逼,每次四张牌翻出来,我就看着他们几个争先恐后拍桌子,像玩德国心脏病一样;而且一般有人说算出的时候剩下的人都会get解法,只有我一脸懵逼“怎么算?”
不止24点,大家似乎都对棋牌游戏在行,这里说的打牌不是uno这种碰运气坑下家的,都是要动脑筋。。四人局斗地主我爸轮空的时候就会坐我旁边看牌,打完他总是要说,你应该先出这个,再出这个,那个最后再出,我反正是永远也看不出其中奥妙。。虽然弱鸡,我却很要打牌,有时候队友牛逼还可以carry一波,不一定输;但是五子棋我是真不想玩,水平实在太次。。然而大姐喜欢,小时候经常画一个棋盘来找我,我横竖是下不过,而且往往下到一半她突然说,你死了!我当然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左看右看不知道死在哪里。。
高中有一阵班里都在玩魔方,我也没有跟上风,因为实在是学不会。。又有一阵不知道谁发明的,教室里不能公开打扑克,就用计算器在1到15中间生成随机整数发牌打斗地主,圈内大家都知道我弱没人跟我组队了,但是我又要玩。。于是我们改打关牌,还要记分的,我总是逃不出全被关进。。一般我们设定一个上限,分数最先到上限的人朗读一条朱羽的人人状态。。。(而且朱羽也常常一起打牌。。
高中毕业以后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学过围棋,水平又是全班最差的,每天作业要求做题,一开始吃子题还勉强能做,到死活题每道都要看答案。。跟小学时候做奥数一样,没一个会做。。这个围棋班中间休息的时候放喜羊羊与灰太狼,我被迫看了两个月喜羊羊。。

可见但凡要计算的游戏我都死蟹一只。。

我经常玩的都是不用动脑筋的,比如扫雷,uno,飞行棋,中年妇女消消乐,捉乌龟🐢不知道别处流不流行(我其实只知道宁波话叫法。。),家里没人要玩这个,嫌低级。。只有外婆看我可怜陪我打,其实她也不要玩。。后来小妹长大一点会打牌了,我就跟她玩= = 现在想起来小妹真的是很好哄的,我只要帮她做几页口算训练就好了。。但是后来事情还是败露,因为我俩5的写法不一样。。

6.13

本站已经从第一篇文章9条评论的盛况【其中一条还是我的回复。。变成只有一个疑似我自己id的小号到处发马克的僵尸网站。。上半年即将过去,总结来说就是一事无成;离开学校的时间一拖再拖,最后我快要被赶出cats了还是没把砖搬完;一月份写的话全都应验了,不是画饼就是填烂坑,真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啥。。每星期的米特早就沦为一见面我就说“我没有进展,还需要更多时间搞这个那个”,Taehwan条件反射肯定会接一句that’s ok,然后为了缓解尴尬气氛摸出一块糖或者一根香蕉一包pretzel之类的问我要不要吃,我肯定说要吃,然后我们一边吃东西一边唠嗑

这个时候只能安慰自己功不唐捐,虽然终日碌碌根本就没有积下功德过;今年一定要去灵隐寺还愿了,当初说给申请烧香,其实我真心实意地拜了“成就姻缘”的牌子,可见连鬼怪神灵都帮不了我hhh

还要像文艺青年一样去旅行,我昨天跟侨侨说,都好久没旅行了,哇这话说出来真矫情;本科快毕业的时候大家突然都要去台湾,我身边就一直轮流有人在票圈发在海边公路骑着机车背景是蓝天白云,标准台湾旅游照;我爸爸也说要去,我批判一番,说不够fancy,我们应该尼泊尔什么的走一个【后来他真的去了。。。

但我毕竟是一个跟风狗,还是去办了通行证;不知怎的一直有同学来问我台湾玩了些什么求攻略,“跟团去的”这话一出逼格立刻下降90%,我再把行程一说,总要有人回应“什么你连垦丁/九份/花莲都没去”。。到今天我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去过哪些地方,只记得每天晚上打开电视周玉蔻都在和各种意见领袖撕逼,导游小弟把我们带进一个珠宝店,一个画着浓妆长得像燕公子的柜姐马上迎上来问我爸,先生这是你老婆吗

学校神庙俱乐部是我最后悔办的一个会员,一年累计的保护费够我吃几顿好的了,今天终于注销。。我爸念念不忘Ath的牛排,我觉得腊鸡得很,还没宁波王品好吃;可惜王品在国内高不成低不就的,只能经常派送免费用餐券,我有一年跟大姐去,吃完了请我们填调查问卷,一个问题是,您来我们餐厅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有一个选项“价格合理”hhh 我马上把这四个字大声念了出来,搞得服务员小哥非常尴尬。。

如公告所说,最近一直在哔站看各种各样的视频;我总感觉国内几个主流的社区,比如知乎豆瓣,也包括哔站,慢慢在形成一种政治正确,偏偏这种趋同的三观其实跟社会上大多数人是割裂的,这种空中楼阁真是药丸;几个月前朋友圈的姑娘们突然转起一个不想生孩子的妈妈被家里逼着生孩子,之后怎么对付婆家人的故事;咪蒙等几个流量大V又跳出来批判一番,我不太要看这种东西,都是十年前六六小说的套路,现在真是什么样的观点都能有市场,也是一个精分社会的小缩影

要想富,少看毛片多读书;我长时间不写东西,现在就真的不会写了。。想我去年这个时候,还去Dabney借了一本源氏物语,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跑步也不跑了,24小时都有可能睡着或者醒着,人也是文盲一个,太糟糕了

说回来国内的的气氛真是让人觉得excited,我在美国,每天走的路见的人做的事都是一样,除了年龄体重没有什么在增长变化的,好像日子可以永远这样过下去,连办公室空调的温度都是一年四季不会变。。这当然是因为我还在念书,不过美国人对公共事务的热情远不及国内网民,一个reddit这么难看的界面都火了十年,他们也只有这个了

回国就有一种世上已千年的感觉,比如错过一年房价就大涨了哪里就限购了,比如国内怎么永远有这么多热点话题和吃瓜群众,比如突然发现大家都在做投资,PEVC挂在嘴边【我以前以为VC要么是Visual C++,要么是维生素C。。。往小处讲,在国内同学的大新闻我一年没听就搞不清楚了,比如小伙和姑娘分手了,但是我连他们在一起过都不知道。。真是追不上数不过来;每次去玉泉之后都想写点东西,就是怀念大家围在一起生气勃勃,吵吵嚷嚷的感觉,按欢乐颂的话来说,叫烟火气,这词实在太装逼;作者大概是个美分,就差把安迪写成前朝公主或者皇室遗孤了

Happy birthday to 喳喳

一个有关“Happy birthday to 喳喳”的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